勇敢敲機會的大門

我覺得這篇文章寫的很好,尤其是粗體字的部份,期許自已能有智慧及勇氣,去抓住接下來的每一個機會!

cheers五月份封面故事:抓對機會選對局

會,你根本不知道它什麼時候會降臨?甚至當它來敲門時,你也不一定能夠辨認出來?人生的機運變化,其實相當奇妙。

緯創資通董事長林憲銘,近來顯得意氣風發。當年洞燭機先,斷然捨棄低毛利的筆記型電腦代工,轉向高毛利遊戲主機代工。隨著電玩Wii以及XBOX的熱賣,緯創資通已完全擺脫當年宏分家後,曾出現大幅虧損的陰霾。

同樣是宏出身的明基集團董事長李焜耀,卻是對比。

曾經,他是創造時勢、搶攻各種機會的企業英雄,第一個投資TFT-LCD面板、第一個自創品牌、第一個購併跨國品牌:2005年宣布購併德國西門子(SIEMENS)手機部門。

但是,搶得機會,卻沒有能力守住機會。2006年9月明基宣佈撤資西門子手機部門,今年3月公司又涉嫌內線交易而遭到約談。機會的面貌,真的詭譎多變。有 時候,它的訊息強烈,讓你捨我其誰;有時候,它卻隱晦不明,誘你入甕直到驚覺上當。通往成功的機會之門,就像芝麻開門所需要的通關密語,考驗著所有人的 「智慧」。

關鍵1 用未來性,判斷機會的面貌

與其苦惱著自己有沒有機會,倒不如問自己,有沒有能力判斷出機會所在。東隆五金副董事長陳伯昌認為,判斷的能力來自於對長期趨勢的分析與解讀,「以時間序列的概念去分析事情發展的前因後果,而不是就某個時間片段的結果去解讀。

客觀,無疑是解開這場「機」、「智」之鬥的第一個線索。

東隆五金副董事長陳伯昌,近幾年因為成功重整差點倒閉的東隆五金而成為知名人物。接手重整工作之前,陳伯昌在匯豐銀行從事金融投資工作長達 10多年,在這個對「得失」計較清楚的行業裡,讓他對於人性,很早就有深刻的體會。他觀察:「面對機會時,人性最明顯的弱點往往在於過度樂觀,永遠高估自 己能力,低估風險。」

我們大多生活在自己認知的世界,而非真實的世界裡,」陳伯昌說,多年的投資經驗已把他訓練得一旦面對機會時,勢必要「夠冷酷、夠客觀」,才能精準掌握變動的機會點。

「用時間序列的概念去分析事情發展的前因後果,而不是就某個時間片段的結果去解讀,」陳伯昌說,所有成功的投資機會,都是靠這種原則才有可能穩定獲利。當你徹底拋開主觀認知,才能擁有比別人更敏銳、更真實的觀察,在雜亂超載的資訊中,沙裡淘金、找出你的藍海機會。

去年剛從安捷倫(Agilent)分割出來的惠瑞捷(VERIGY)台灣分公司總經理陳瑞銘,一路從惠普(HP)、安捷倫、到現在的惠瑞捷,每次組織分割,他都用「客觀」原則,做出生涯的判斷。

1980年代,全球個人電腦市場開始快速成長,惠普將所有資源移轉到電腦事業部,當時陳瑞銘面臨生涯第一次重要的抉擇,該往所有人趨之若鶩的電腦領域,還是留在儀器量測領域發展?

根據他的研究,台灣的OEM(製造代工)將會大幅成長,再加上客戶對品質要求愈來愈嚴格,儀器量測的需求絕對會跟著增加。另一方面,儀器量 測是非常專精的領域,有獨特的優勢,「如果市場小,但未來有成長可能,機會或許更多。」因此,當惠普第一次分家之後,他選擇了被分割出去的安捷倫。

關鍵2 不要分析太多,反而裹足不前

當機會出現,我們總是想得太多,做得太少。西雅圖極品咖啡董事長劉增祥便有深刻體會。他認為,「成功的創業家絕對不會是完美主義者,」不能 等到100分再出手,而是抓住時機及時出手,再隨著環境變化彈性調整。 「生涯發展的過程就如同是一張能力拼圖,」藝珂人事顧問(Adecco)總經理陳玉芬表示,該掌握什麼樣的機會?機會來了是否該接受,得看它是否能讓你學 到新的工作技能或知識。

陳伯昌在選擇工作時,便很有策略。自中山大學企業管理研究所畢業後,便只鎖定外商金融機構,目的是補足國際化能力以及實務面的財務知識。陳伯昌說,要不是當年以這個方向來選擇機會,至今他可能連英文都不敢開口說。

但事實上,許多人在分析自己的機會點時,卻常不自覺的陷入「分析癱瘓」(analysis paralysis)的困境中。

身為創業家的西雅圖極品咖啡董事長劉增祥,從創業的角度分析,創業者不應該是完美主義者,只要有75分就可以出手,若真的依照管理大師的策略、財務原則去思考,「根本沒有人可以創業。」因此,對於機會的風險分析雖然必要,但如果過度畏懼風險,反而會裹足不前、錯失良機。

面對風險,我們要思考的應該是如何去面對、解決問題,而不是因為害怕失敗,選擇放棄。只要事前做好準備,原本擔心的失敗未必會發生。

事先模擬意外情境,克服恐懼

正如同哈佛大學心理學教授丹尼爾.吉伯特(Daniel Gilbert)所說,人們對於未來的預期或想像,往往過於誇大。我們害怕自己會失敗,但事實上失敗的可能性微乎其微。

要克服這種人性弱點,「最好方法,就是事先想到最壞的狀況,」世界女子跳傘紀錄保持人雪瑞兒.史坦斯(Cheryl Stearns)接受美國《高速企業》雜誌(Fast Company)採訪時說道。

每次跳傘之前,她會預先設想各種可能的意外狀況,擬定解決的辦法。當狀況真正發生了,她可以立即從先前模擬過的各種情況中找出解決方法,不至於慌了手腳。

「恐懼是有必要的,」史坦斯認為,恐懼的情緒可以讓自己更謹慎,不至於過度樂觀。關鍵是如何從恐懼中,察覺自己害怕的根本原因,然後消除恐懼的根源。

關鍵3機會不在多寡,而在挑戰的勇氣

多數人都喜歡做容易而安全的事情。但是對台灣諾華總裁張振武而言,有勇氣挑戰自己極限,願意接受超出能力範圍之外的工作,才能逼出自己最大 的潛力,「只要公司敢給你機會,你就要勇敢去接。」 因此,面對機會,只要做好準備,就該大膽嘗試。尤其是對年輕人來說,抓住機會的癥結點,往往不在多或少,而是當機會來臨時,有沒有膽量踮著腳尖、去挑戰一 件與自己能力、經驗不符的未知工作任務。因為即使失敗了,也沒有什麼損失。

冒險進入製藥業,挑戰未知

原本一心一意要當華爾街投資銀行家的台灣諾華(NOVARTIS,全球第二大藥廠)總裁張振武,就給了自己一次冒險的機會,進入了如今人人稱羨不已的高成長產業:製藥業。

在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念MBA的暑假,不巧碰上1987年美國股市大崩盤,知名的投資顧問公司取消徵才名額,張振武只好選擇寶僑(P&G)藥品部門,沒想到短短3個月的實習經驗,卻因為特殊的商學背景,吸引多家製藥公司提供他工作機會。

但他對製藥業實在太陌生,連這個產業的正式英文名稱"pharmaceutics"也是查字典才知道。再加上沒有任何醫藥或生物科學背景,在當時製藥業中是少數中的少數,他完全沒把握自己能不能做得來。

但他念頭一轉,突然想到:既然公司敢給我機會,為什麼我不敢接?如果他們認為我可以,我又為什麼覺得自己辦不到而放棄機會?最後他接受了山德士(SANDOZ,諾華藥廠前身)的工作。

游刃有餘就無法激發潛能

張振武永遠記得,幾年後有次到山德士美國總部面談,準備接下某個他認為在能力範圍內、業務內容熟悉的新職務。沒想到老闆卻對他說:「這份工 作你絕對游刃有餘,對你和公司來說,風險也最小。但是它無法激發你更多的潛能(But that doesn`t stretch you enough)。」

這句話,成了他日後轉換工作時的核心原則,面對新人應徵,他也總以這句話鼓勵對方。

但回頭再看過去,也不是每次選擇都有很完美的結局。他也曾過度低估工作的難度,上任1年便打退堂鼓。但是,可以因此斷定這次的決定是錯的嗎?

如果就單一事件的結果而言,似乎是一次錯誤的決定,但拉長時間來看,其實根本不存在對與錯的問題。

對張振武來說,雖然結果不如預期,「但是我的生涯充滿了動態,累積了不同經驗。」

關鍵4敢敲門,也敢捨棄

機會的來臨與否,往往在於你在現有工作上的表現是好是壞。渣打銀行台灣區企業暨金融客戶處董事總經理許穗華,每接受一次機會,她都會告訴自己:「已經沒有任何退路。」全心全意專注目前的工作。

即使是錯誤的機會,也可能因此帶來更多新的機會。相反的,雖然你每次的選擇都是對的,但是能走的路卻也可能愈來愈窄。

對與錯都是個人主觀判斷,不是客觀事實,」渣打銀行台灣區企業暨金融客戶處董事總經理許穗華認為。每次選擇之後,就當是沒有退路,只有把工作做好,而不是三心二意,總以為下個工作會更好。

因此,懂得「捨棄」,專注把眼前工作做到最好,有時候也是守住機會的必要關鍵。任何一個機會,都必須考慮到不同人生階段的優先順序(priority)。機會的選擇,都會有得有失,不可能什麼都要,除非有很好的支援系統。

尤其是女性經理人,常常陷入這種困難的抉擇。

機會來了,先列出得失

金百利克拉克(Kimberly-Clark)商用消費事業處總經理陳俐伶,在3年前接下這個職務時,她的專長一直在人力資源領域,但她很早就向公司舉手表達,未來希望有機會轉調業務單位。

陳俐伶成功地敲開了機會大門,但她並不貪心。3年來,一直有許多就任跨國企業亞太區人資高階主管的邀約出現,但是,為了往後生涯有可攻可守的更大彈性,加上家庭因素,她選擇放棄。遺憾難免,但是她總告訴自己:「如果真有能力,不怕以後沒機會。」

陳玉芬建議,當機會來了,先想清楚,一旦接受這個機會,我可以得到什麼?可能要放棄什麼?全部寫下來之後,再對照現在人生階段的優先順序,答案往往會自動浮出。

關鍵5別人不看好的就是機會點

愈是冷門,你的機會愈多。這聽來似乎矛盾,卻是千真萬確。新光產物保險總經理詹俊裕雖然是在一片質疑聲浪中接任新職,卻沉得住氣,用亮眼的業績數字,反駁眾多對他專業能力質疑的聲浪。

當機會不知何時降臨,很多時候,不是每次的機會都能如人所願,甚至有些時候,還得忍受別人不看好的嘲笑耳語。

新光產物保險總經理詹俊裕剛上任時,便遭遇過旁人與媒體懷疑的批評。

統計背景出身的他,從國泰到富邦,長期都待在資訊部門,好不容易等到新的機會,卻還是冷門的總稽核職務。

雖然這不是他要的,但是篤信基督的他,還是每天開開心心的像個牧師,全省走透透,很有耐心地向所有營業單位的員工解釋什麼是稽核,如何做好內控。

他的表現引起了新光產險董事長吳東賢的注意和邀約。2004年他終於下定決心告別待了14年的富邦產險公司,轉任全國產險業務第3大的新光產物保險總經理,「因為想試試看自己還有多少的能耐。」

但是他沒有任何帶領業務行銷的實際經驗,沒多少人認識他,各種耳語四起。上任第一天就有媒體以斗大的標題「繼任人選,專業受質疑」當作新官賀禮。暗指吳東賢董事長因為找不到人,不得以選擇詹俊裕。

新光產險的同事本想安慰他,沒想到詹俊裕卻語氣平淡的說:「沒關係,最好是他們看不起我,只要我知道自己該做什麼就好了。」

他用業績具體回擊媒體對他的質疑。2006年新光產險的簽單保費突破100億元,市場排名第3,僅次於富邦產險與明台產險。成長率為6.29%,優於整體市場的-4.34%。

短時間內就能有很好的業績表現,絕非運氣好。事實上,詹俊裕早已為自己的下一步做準備。在富邦當總稽核時,就不時思考如何經營一家產物保險公司,因此接任新光產物總經理時,他能立即進入狀況。

機會往往在意料之外的時機出現,當機會來了,你能不能挺得住?還是措手不及?若順利挺住,這機會非你莫屬。

留意腳邊機會,跌倒別急著爬起來

這正是素有「偶像劇教母」之稱的名製作人柴智屏,從編劇升格為執行製作人的最重要關鍵。

當時《鑽石舞台》的製作人王鈞,有一天看到某篇對他的負面報導,一氣之下拔下耳機麥克風往地上摔,掉頭走人。柴智屏不得已之下只好趕鴨子上架,由她這個小編劇暫代執行製作人的工作。

儘管心裡害怕得要死,她還是強作鎮靜的指揮若定,把平常觀察學習到的全表現出來,帶著現場40多人,順利完成3小時的錄影。

日後柴智屏在《機會只有3秒鐘》書中寫下了這麼一段話:「當王鈞丟下耳機麥克風時,機會來到我的腳下,我撿起了它!」

劉增祥在2001年發生營運危機的挫敗時,也以同樣的心態,找到翻身的機會點。「許文龍爸爸曾對他說過:『跌倒了,不要急著爬起來,等撿到錢再起來!』」劉增祥說,因為失敗,讓他跌倒後,低頭看到過去不曾發現的商機,重新站起。

面對機會時,最好的態度莫過於亞都麗緻集團總裁嚴長壽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:「抱最大的希望,做最多的努力,有最壞的打算。」下次當機會來敲門時,或許你就不會那麼惶惶不安了!

「資料來源」:文/吳凱琳(2007年5月cheers雜誌)

LinkWithin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